');})();
    一个这么年轻的女人,衣着打扮的像是修炼战道的,但又不像是安警部的人。

    “不知道……”

    陈牧只简短了说了三个字,怕多说暴露了声音上的破绽,脚步下意识加快了一些,就在距离数米的时候,故作凶神恶煞的狠狠一推林嘉悦。

    三个悍匪都不一般,一直小心翼翼。

    但突如其来的一幕加上林嘉悦的出现,此刻目光都不由尽数落在林嘉悦的身上。

    脚步故作踉跄,林嘉悦朝着那胖子悍匪趔趄倒去。

    也在同时间,陈牧已经盯上了胖悍匪身边的瘦悍匪。

    在这一瞬间,脚掌战气涌动,陈牧身形已如离弦之箭般掠出,顺势手中的对讲机便是重重砸在了前者的脸庞上。

    瘦悍匪的注意力一直在林嘉悦的身上,此刻已经急速回过神来,但也还是慢了一步,脸庞被陈牧手中的对讲机毫无保留的砸中。

    那种脸庞自上传来的痛楚,让眼泪鼻涕涌出。

    但他身为战者,反应和经验都超与常人。

    没有任何背景靠着自己修炼突破到铭纹境的人,任何一个都付出过难以想象的努力和磨砺,更是不凡,第一时间直接暴退。

    但也在此时,前者胸口狠狠心悸抽搐了一下,心口一阵冰凉,如是坠入了寒冰中,冷意一瞬间蔓延到灵魂。

    瘦悍匪心悸和惊恐中,看到了那披头散发下一张年轻的脸庞。

    这不是呈子,只不过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这青年的一双眼睛冰寒无比,森然到要夺人而噬。

    随即,瘦悍匪低头,看到自己的胸口血流泊泊,心脏处有着一个巨大的血洞。

    “你……”

    瘦悍匪欲言而不得,身躯无力的倒下,大量鲜血流出。

    瘦悍匪心中怨恨,他一直小心翼翼,却没想到最后被一个年轻人给阴了。

    陈牧杀意森然,望着脚下的悍匪尸体和泊泊鲜血,依然有着一种心悸和紧张。

    但很快这种心悸和紧张在心中消退。

    “叮。”

    【仇恨值+80】

    脑海中的光芒面板再度浮现。

    此刻,林嘉悦手中的匕首也早已经从胖悍匪的脖子上划过。

    凄艳的鲜血,顺着匕首上滴落。

    胖悍匪双眸还保持着一种极度恐惧的状态,双瞳扩散,手中的对讲机掉在了地上,一手捂着割破的脖子,但脖子伤口还是有着鲜血不断飚出,落在地上汇聚成一滩血红,最后也不甘的倒在地上。

    领头的高个悍匪最为谨慎,就在陈牧和林嘉悦暴起发动攻势的时候,眼中寒光射出,一支黑黝黝的手枪瞄准了林嘉悦,没有任何犹豫,上膛开枪瞄准,一气呵成!

    但也在这时候,从四个方向四道身影突然暴掠而至,黑夜中更像是四道鬼魅。

    一道剑光割破空气,带着一种撕裂空气的破风声,直接斩向了前者手臂。

    “砰!”

    枪声在黑夜中格外刺耳,惊起山林深处大量的飞禽野兽。

    悍匪急速闪避下手臂急缩,枪口失准。

    严格的说,当击杀胖子悍匪的一瞬,林嘉悦早有提防。

    知道有一个悍匪手中有枪,在这一瞬,林嘉悦早已经一个急速避开。

    子弹并未曾落在林嘉悦身上,将一颗大树打出一个洞。

    同一时间,悍匪再没有机会。

    周潼儿,苏武,卫犽攻势已到。

    悍匪避开了卫羽的软剑,却没有避开苏武带着手套武器的一抓,将其握枪的手臂肩头直接扣住。

    周潼儿的刀和卫犽的狼牙棒,也都已经落下。

    卫羽一击不中,软剑一抖,如灵蛇出动,再度刺进了其胸膛。

    “啊……”

    悍匪发出刺耳无比的凄厉惨叫声,身上数处地方飞溅出鲜血,在这昏黑的黑夜中显得尤其瘆人和凄厉。

    数处要害被刺,但这悍匪并未曾立刻气绝,惨叫声中爆发出求生的本能,想要睁着逃生。

    这悍匪也才知道,自己原来也对死亡如此恐惧。

    悍匪的眼瞳中,映入了昏黑夜色中几张年轻的脸庞。

    如此年轻,这都是战者了,身上的气息都不会再他之下。

    霸城不大,没有几个强者。

    何况他打听到消息,霸城的城主和几个修为不错的人都已经出了城。

    原以为绑一个人拿点赎金,难度并不会太大。

    谁知道跑来这几个年轻人一个个这么强,下手还都干净利落,杀伐凌厉。

    “小蟊贼居然敢在霸城无法无天!”

    周潼儿眸光一冷,厚背大刀从悍匪脖子上一抹,顿时将其彻底击杀。

    这悍匪头子做梦都没想到,他们不是栽在安警部的手中,而是被几个年轻人给直接解决了。

    “叮。”

    【仇恨值+20】

    陈牧脑海中光芒面板再度出现,又加了20点的仇恨值。

    三个战者悍匪被解决,说起来也几乎在同时间发生。

    陈牧继续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得到的消息是九个悍匪。

    虽然九个悍匪都已经被击杀,但谁知道消息有没有错,也要提防着各种未知的凶险。

    林嘉悦五人也都经验老到,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人质,也是继续警惕四周。

    确定安全后,众人这才帮忙去解救人质,但依然留下了人盯着周围,提防未知的危险。

    安警部的老队长得知大家的身份后,没有时间过多的客气,借了林嘉悦的手机开机,联系了外面安警部的人。

    人质被解救后,有些人彻底崩溃,有人心有余悸,甚至有人嚎啕大哭。

    “大家已经安全了,安警部马上回派人来接我们。”

    老队长安慰着大家的情绪。

    很快,天空上有直升机靠近。

    刺眼的灯光照亮山林,巨大的风浪席卷,树冠波浪般起伏。

    安警部的武装人员也已经上山,领头的是田大队长和一个中年大汉。

    瞧着人质安然无恙,所有悍匪被击杀,了解到事情的经过,田大队长和那中年壮汉看着林嘉悦等人,目光内难忍震惊!

    中年壮汉正是霸城的城主罗立,本来正在外地,得到消息霸城出了这么大的是事情,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你们是……林嘉悦,周潼儿,苏武……”

    罗立认出了林嘉悦等人。
天齐锂业:董事会批准公司发行H股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通过技术验收后将继续测试欧洲主要股指集体收涨德国DAX30指数涨幅超2.5%国际金价小幅收高,收复1910美元关口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全球金融市场的风险规避苹果下周或推自研芯片电脑产品公司正在开发的800V电机是直流电机吗?是用于专用车还是家用车?方正电机:本产品用于纯电动汽车的驱动电机,为直流永磁电机美股三大指数暴跌道指跌逾940点国际油价大跌美国和布油双双跌超5%欧洲主要股指全线暴跌德国DAX30指数跌幅超4%黄金期货跌破1880美元大关,白银期货收跌近5%全球加密数字货币总价值超过4000亿美元,比特币贡献60%以上,24小时上涨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