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不让江山 >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十章 树林书林
    教习燕青之挨了打,那一大块土打在他脸上还真是有那么一丢丢壮观,这一下不但燕青之懵了,距离最近的李丢丢也懵了。

    可是明明和李丢丢无关,燕青之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迈步出门,他大步走到花园矮墙那边,一眼就看到蹲在矮墙后边的高希宁。

    “先先生。”

    高希宁尴尬的笑了笑:“我在挖蚯蚓呢。”

    燕青之看着她:“大小姐,你在这挖蚯蚓干嘛?”

    高希宁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慌,可是真的慌,结结巴巴的说道:“挖蚯蚓当然有用啊,挖蚯蚓是为了给爷爷吃不是,是给鱼的爷爷吃,不是不是,是给爷爷的鱼吃”

    燕青之:“那大小姐你挖到蚯蚓了吗?”

    高希宁拨浪鼓似的的摇了摇头:“没没挖到。”

    燕青之一声长叹:“你就挖了一大块土坷垃吧。”

    高希宁:“那是什么?”

    燕青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脸上是什么?”

    高希宁仔细看了看,回答:“先生擦粉了?这是云斋记的新粉吧,以前没见过这种土黄土黄的颜色。”

    燕青之气的狠狠瞪了她一眼,抬起手指着她,气的手指头都在那颤,最后也没辙,一跺脚转身走了。

    高希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说这个家伙一会儿要去爷爷那告状自己该怎么说?

    打死不承认还是没打之前就承认?

    她爷爷当然不是打她,但是爷爷吹胡子瞪眼睛的时候也挺可怕的,可是她不怕啊,她又不是书院的学生,燕青之又没办法把她逐出书院。

    燕青之回到教室里又是瞪了李丢丢一眼,李丢丢正翘着脚往外看,他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用土块丢教习,看这个丢的手法之精准,应该是个惯犯吧。

    “你出去罚站!”

    燕青之指了指门口,李丢丢一怔,心说怪我?

    本来他的怒气已经到了极限只差那么一丢丢就会爆发,然而亲眼看到燕青之这灰头土脸的样子莫名觉得有些爽,那怒气也就散了不少。

    “是,先生。”

    李丢丢俯身回答了一声,然后走到门口站在那,长长的吸了口气缓缓吐出。

    此时此刻还是想哭,可是师父说过他已经长大了,男孩子哪能没事哭鼻子,师父说这世上最大的难熬只有两件事,第一是离别第二是挨饿。

    排名第二的挨饿都没有让他哭过,受点委屈也不能哭。

    “继续上课!”

    教室里传来燕青之的一声咆哮,剩下的那三个家伙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李丢丢站在门口侧耳听着,不得不说,燕青之在算学上讲的解题方法比他师父讲的好,他师父什么都会,算学是他师父最差的一项。

    他听着记着,不让记在本子上那就记在心里,李丢丢学什么都快,不然的话他师父也没办法用了几年的时间在他脑子里塞进去那么多东西。

    就在这时候他注意到了花园矮墙那边有个小姑娘悄悄探出头,似乎是在看他,李丢丢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小姑娘长的可真好看。

    看发式还未及笄,比自己大个一二岁而已,一张白嫩嫩带着些粉嘟嘟的小脸,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嘴巴也好看,凑在一起就更好看。

    “看什么看。”

    高希宁见他如此无礼的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随即嘀咕了四个字,然后转身走了,手背在身后溜溜达

    达走路的样子像极了她爷爷,但是那简简单单束在脑后的马尾一晃一晃的,让她显得更好看了。

    大楚的女子不能入学,哪怕她是大儒高少为的孙女也一样,但是她好学,什么都想学,别人家的女孩子还在撒娇的时候,她就乖乖巧巧的坐在她爷爷身边看书,到现在为止才十三岁的年纪,高少为书房里的存书她已经看了七七八八。

    高少为不能让她到书院里读书,但是可以自己教,他只有这么一个亲人,所以高希宁要学什么他就教什么,哪怕是一些晦涩难懂的权谋之术她都听的津津有味。

    然而学的再多她也还是才十三岁,还是个贪玩的年纪,所谓天才,就是没耽误玩也学的比别人更多。

    本已经走出一段的高希宁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转身回来,溜溜达达走到李丢丢面前,先是伸手比划了一下身高,李丢丢到她额头位置,于是她很满意。

    老气横秋的对李丢丢说道:“里边那个教的不好,今天的算学如果你不会,今日停学之后你可到那边凉亭里,我教你,但是作为交换,你得打拳给我看。”

    李丢丢道:“为什么要你教?先生今日教的算学题一共有七种解法,先生都只说了其中四种,剩下的你会?”

    高希宁听到这句话眼睛都亮了:“你居然知道这题有七种解法?”

    然后她反应过来:“你看不起谁?”

    李丢丢道没回答,反问:“是你用土块砸的先生?”

    高希宁居高临下的说道:“谢我。”

    “为什么?”

    “因为我帮你出气了。”

    “唔。”

    李丢丢认真的说道:“我自己受得气,我自己将来会出的。”

    “呸!”

    这话把高希宁气的肝儿疼,她低下头看着李丢丢的眼睛说道:“你这种人真是活该被欺负,而且还跟一个女孩子顶嘴,你就是个犟头。”

    李丢丢:“我师父也是这么说的。”

    高希宁转身就走,一脸的不开心:“你师父又不是女孩子。”

    李丢丢道:“哪有女人能给人当师父的。”

    已经走出去的高希宁猛的转身,看着李丢丢一字一句的说道:“咱俩打个赌,如果我不能让你管我叫师父,我以后管你叫师父。”

    李丢丢道:“那不行,我是你师父了我还得养你。”

    说者无心,听者一怒。

    李丢丢只是自然而然的想着这些年都是师父在养着他,虽然养的不怎么好吧也是养啊,这个莫名其妙出来的女孩子居然想让自己当她师父,想的真美。

    高希宁头一回被人气成这样,她咬了咬嘴唇,转身:“你不仅仅是犟头,你还是个杠头,你还是个白痴头,你是你是个无耻小人。”

    说完就走,气的走路都不像她爷爷了,只是那马尾甩的幅度更大了些。

    其实他俩说话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在教室里的燕青之都听到了,他并没有过来打断,等高希宁甩着马尾辫走了之后,他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竟然有几分出了气般的快意。

    “今日到此为止,你们回去之后好生复习。”

    燕青之摆了摆手:“都回去吧。”

    说完之后抱起书册走了,张肖麟害怕先生忘了他的话,连忙起身:“先生,一会儿,一会儿”

    燕青之点了点头:“知道了。”

    然后迈步出门,出来的时候看了李丢丢一眼,一脸嫌弃。

    屋子里,

    孙如恭一脸的好奇:“刚刚外面说话的那个女孩子不知道是谁,我那会儿偷偷看了一眼,好像模样还行。”

    张肖麟道:“那怎么了,和女孩子说话有什么意思。”

    孙如恭道:“和漂亮女孩子说话难道没意思吗?”

    张肖麟:“你居然想和女孩子玩,恶心!”

    孙如恭哪里有空和他争论什么,指了指李丢丢道:“他是不是要走。”

    张肖麟连忙跑过去拦在李丢丢面前:“你莫不是忘了吧,我们今天还有一场架要打呢。”

    李丢丢回头看了看燕青之已经走出去很远了,于是点了点头:“等我打扫完了教室,然后回去放下书册就到树林里找你,你不要害怕。”

    张肖麟哼了一声:“我要是怕了你,我就是猪。”

    说完一摆手:“走,咱们先去等他!”

    李丢丢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洒水扫地,这屋子里本来就干干净净,又只有他们四个人上课,可他依然从后边仔细扫到了前边,又把所有的桌椅都擦了一遍。

    带着自己的书册回到住处,李丢丢打水洗了把脸,想了想到底应不应该去,最终还是起身朝着树林那边去了。

    树林里,张肖麟和孙如恭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等的心烦,孙孙如恭道:“一会儿李叱来了你记住,一定要让他打你的时候被先生看到,我去树林边上给你放风,看到先生来了我告诉你,在这之前你倒是可以打他。”

    张肖麟道:“放心,我问过家里武师了,怎么破李叱那几招,吃不了亏,武士说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得先攻他的脸。”

    正说着李叱来了,一边走一边挽起袖口:“如果要打的话麻烦你快些,我一会儿还要去食堂吃饭。”

    “你今天吃不了饭了。”

    张肖麟看到李丢丢就一肚子气,上去就是一拳,李丢丢侧身避开,左手捏住张肖麟的手腕,右手抓着张肖麟的手肘往外一掰,张肖麟疼的顺势倒了下去。

    李丢丢一脸无趣的在张肖麟身上坐下来,用拳头随随便便在张肖麟脸上比划了几下,没发力。

    中,中,中,再中。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很无趣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孙如恭跑过来,比划了一个约定好的手势,那意思是先生来了!

    张肖麟被李丢丢压在下边,气势没输,大吼一声:“有本事你真打我!”

    李丢丢道:“认真的?”

    张肖麟怒道:“你不敢?你不敢真打我你就是猪,你是个怂人穷种,你不敢打!”

    李丢丢叹道:“你请求我打你的样子,真的很高调。”

    然后就打了。

    李丢丢把张肖麟翻过来,朝着屁股肉厚的地方就给了几拳。

    张肖麟都急了:“你敢打我脸吗!”

    李丢丢:“???”

    过了一会儿李丢丢背着手走了,张肖麟趴在地上哭着,孙如恭跑过来,看了看那张脸:“这可怎么办,回去别说是打架了啊,就说摔的吧,你看你,都被打哭了。”

    张肖麟:“先生呢?”

    孙如恭蹲在那讪讪的说道:“路过,没来,走了”

    距离这里隔着那片湖的地方有一片楼阁,其中一座木楼是书院的藏书楼,名为书林楼。

    燕青之站在书林楼外边往四周看了看。

    说好了在书林见面,张肖麟呢?不是说有要紧事要到书林说的吗。
欧洲主要股指涨跌互现,德国DAX指数收涨0.67%知乎提交IPO申请,正式启动赴美上市。国际油价上涨逾4%,但油价收于66美元大关黄金期货保守1700美元关口,白银期货跌超3.5%欧洲主要股指涨跌互现,英德股市小幅下跌纳斯达克跌超2.5%大型科技股延续跌势国际油价收涨美国篷布油涨超2%张启迪: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与通胀预期无显着相关性美三大股指集体收低纳指跌1.69%受成本端驱动,价格上涨有望维持全球燃料油市场供需紧平衡欧洲主要股指集体收涨,英国富时100指数上涨0.38%国际金价小幅收高并报于1730美元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