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狂梦之主 > 第七章 不散,不死!
    李君鹏的挣扎显得非常无力,除了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外,没有其它更多的效果。

    不过李君鹏一直在那里鬼叫,叫得孟渊有些烦了,随手抓起一把地上的碎石子,往李君鹏脸上一拍。

    “你再鬼叫,我就把这些石头全塞你嘴巴里。”

    孟渊的威胁取得效果,李君鹏立刻闭上嘴巴。

    这一转变让孟渊很欣慰,李君鹏越是退让,越怂,就证明他对目前处境的恐惧、担忧。这种恐惧、厌恶的情绪放大,也意味着距离让他脱离这个真实之梦不远了。

    “来,相信我,这场好戏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孟渊强行把李君鹏带上了一边房子的二楼,把他脑袋按在没有窗子的窗户上。

    李君鹏原本还打算宁死不屈,但视线稍微一定,就看见了一幕让他吃惊的场景。

    原来在“关押”白的地方,墙壁高处有一个不小的洞,李君鹏在这个位置,刚好可以透过这个洞看清到里面的情况。

    虽然不可能看清全貌,一览无遗,却也让李君鹏看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人——欧阳歌韵。

    欧阳歌韵这个时候,帽子口罩墨镜都已经不在身上,表情、状态有几分狼狈。

    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衣服脏兮兮,看上去有几分流浪汉模样的男子。

    “咦,怎么多了一个人?”孟渊微微挑眉,那个流浪汉模样的男子他也不认识,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李君鹏扭头看了凹凸曼面具人一眼,又转头盯着房间内的场景。

    房间中,白已经挣脱绑在身上的绳子,这绳子原本就比较脆弱,再加上孟渊只是随便绑一下。

    被白挣脱也不奇怪。别忘记,白一开始是重伤、失忆状态,现在已经恢复不少,正如她自己所想的,同时对付十个猛男不成问题。

    像李君鹏这样的,单手都能吊起来打。

    恢复过来的实力,也是白一开始选择和孟渊合作的重要依仗。

    只是没想到孟渊车速过快,让白有些难以下车。

    结果现在似乎又出了岔子。

    不过没关系,白已经有了反击的力量。

    白看着脸色有些惊慌的欧阳歌韵,又看了看旁边那个有些畏畏缩缩的男子,冷笑一声:“你倒是够狠毒啊。”

    欧阳歌韵带来这个流浪汉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显然是要那个不可描述,写出来就会消失的事情。

    欧阳歌韵脸上惊惶的神色慢慢收敛起来,变得怨毒:“是你先挑起来的,我只是报复回去,有什么错!”

    “那是假的。”白说道。

    “但那种滋味是真的!”欧阳歌韵从小包里面拿出一沓钱,直接甩在那个男子面前,“去,上了她,这钱都是你的。”

    “这是怎么回事?”另一边的李君鹏激动起来,“她们在干什么?”

    这里自然是听不到白和欧阳歌韵的声音。

    李君鹏只能看到欧阳富婆甩钱,直接白举起那张破破烂烂的椅子挥了过去,接下来几人就脱离他的视线之外了。

    “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她们在撕逼啊。”孟渊按住李君鹏,防止他过于激动掉出去,“很正常,你不要激动。就是程度比较重罢了,不过你想想封建皇朝的后宫,跟那些相比,这个力度明显还不够。”

    “她们为什么……”李君鹏动作缓缓停下。

    “为什么?”孟渊嗤笑一声,“这还有为什么?如果你喜欢的人身边有另一个男人出现,对你威胁极大,在你能力范围之内,你会怎么做。”

    “不应该是这样啊……”李君鹏语气无力。

    “不,应该是这样。”孟渊拍了拍李君鹏的肩膀,“小伙子,看你的样子,难不成还想开后宫?你的条件不允许啊。”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我姓孟,是一个私家侦探。我呢,有两个雇主,一是白,二是那个大明星欧阳歌韵。”孟渊说道,“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李君鹏愣在原地,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流转,原本疑惑的地方突然得到了完美的解释。

    为什么白带来的危险不是冲着她来,而是针对他李君鹏还有他身边的人。

    为什么白的赶到会那么“及时”。

    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今天的事情,也是计划好的!

    只不过角色发生了转化,位置对调!

    这该死的私家侦探,是个双面人!

    “原本我想要遵守职业道德,只服务一个人。”孟渊的话语零零碎碎地飘进李君鹏的耳朵中,“但欧阳歌韵给的钱真的太多了。还有,我是个老实人,不干违法犯罪的事情,那天的人也不是我,是另一个人。不过我不知道是谁。”

    李君鹏猛地转头,目光像是刀子一样要从孟渊身上剜下一块肉来。

    “别这么看我。”孟渊耸耸肩膀,语气非常无辜,“按照计划,我又要把你打晕。我现在已经是冒着违背职业道德风险向你展示真相了。我看你家也挺有钱的,到时候给个十万八万不过分吧。”

    李君鹏刀子般的目光逐渐软化,变得暗淡,无神。

    这个时候,那一边的门打开,白走了出来,身上脸上都沾染着血迹,她环顾四周,抬头,看到窗边的孟渊和李君鹏。

    李君鹏似乎感觉到了,立刻转头看向白,身子一震。

    那冰冷、残酷的表情,沾染着鲜血的脸庞,欧阳歌韵难道死掉了?

    不,这根本不是他认识的白!

    难道白已经恢复记忆,这才是她的本性?

    “啊啊——”李君鹏低吼,跌坐回地上,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痛苦无比。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遇到了白,成为了灵能者,又遇到以前的青梅竹马。

    明明应该是三倍的快乐,为什么最终会变成这样?

    “不,这不是真的,都是假的。”李君鹏喃喃低语。

    “呵,灵能者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对了,你到底有没有十万八万,有的话我帮你脱离苦海。”孟渊的声音听上去越发模糊起来,“那个女人是个病娇,绝对不会允许你脱离她的掌控,发起狠来说不定把你埋在樱花树下,永远和她在一起……”

    “我——”李君鹏正打算说什么。

    楼梯口,白已经缓缓出现。在李君鹏的视线中,白是先脑袋出现,再一点点抬高。

    他第一眼看见便是那张原本漂亮,现在却沾染了鲜血,如同恐怖女鬼一般的脸庞。

    那充满森然杀机的目光,几乎让李君鹏身子麻痹。

    不过李君鹏并没有意识到这目光的落点其实不是他,而是站在他身后的孟渊。

    “哎呀,看来你没有,那我走了,你们自己慢慢叙旧,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大家相识一场,以后有机会给你烧点纸钱。”孟渊开口说道。

    “不要!救我!”李君鹏猛然惊醒,本能地大声喊道。

    这不是他想要的一切,他要逃,逃离这个噩梦!

    随着李君鹏高喊出这句话,白的动作,他自己的声音,外面的风都在同一时间静止、凝滞。

    唯有孟渊,伸手摘掉脸上的凹凸曼面具,往旁边一丢。

    当面具脱离他手的刹那,所有的一切像是镜子一般破碎,消失。

    双眼重新睁开,回到房间中,眼前的李君鹏恢复到小胖子的外形。

    时间停留在孟渊抓住李君鹏手腕,进入真实之梦前的一刹那,不曾有过流逝。

    孟渊放下李君鹏的手,静静地看着他。

    没一会儿,在李君鹏的周围,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像是从时空的裂缝、空隙中蔓延出来那样,汇入到孟渊体内。

    孟渊深吸一口气,双眼闭了一下:“啧,收获不大。不过没亏就行,好歹赚了钱。”

    过了几秒钟,昏睡的李君鹏身子动了动,睁开眼睛,茫然地看向四周。

    看到孟渊的刹那,身子一抖,似乎有一种本能的恐惧感从内心深处迸发,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畏惧情绪。

    “你醒了,躺着别乱动。”孟渊说道,“我去叫你妈进来。”

    堕梦者醒来之后,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对梦中发生的事情有记忆,顶多有一种非常模糊的印象,在某个相似的时刻、场景下会产生“咦,我好像以前遇见”的想法。

    不过一些情绪则是会保留,产生一定影响,比如李君鹏看见孟渊,会本能地感觉到害怕。

    当然,这种情绪是可以克服的,不是说李君鹏以后再见孟渊,就像见到教导主任一样畏之如虎。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情绪和影响。

    后续李洁看到孟渊不到半分钟时间就出来的惊讶,接着抱着孩子的痛哭,对孟渊的千恩万谢,干脆利落地付款以及李君鹏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疑惑暂且不提。

    总之,送走这位客户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

    孟渊才算清净下来,坐在椅子上,梳理着这次的收获。

    把碎梦当做自己的工作,孟渊肯定不只是为了钱,钱只在其中占了很小的一部分,真正的原因,是为了活下去。

    具象化的时候,还有碎梦的时候,那股外表像是黑雾的黑色气息,孟渊将其称之为“梦境之力”,这梦境之力又是孟渊的寿命,他活下去的根本!

    伸手按在自己的胸膛,孟渊感受不到任何心脏跳动的迹象。

    尽管x光片,ct等等检查都显示,孟渊有心,很健康。但孟渊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早在五年前那场彻底改变他人生的变故中失去。

    取而代之的是“盘踞在此”的梦境之力,维持着他的性命。

    这次的收获,扣除具象化的消耗,一共为孟渊获得了五天的时间。

    眼下,孟渊的生命倒计时还剩下三百六十五天。

    而在这三百六十五天的时间里,黑雾不散,孟渊不死!
发改委回应南方电力供需紧缺问题:确保民生用电需求不受影响提前参考:《证券公司保荐业务规则》正式发布002244滨江集团 滨江集团陈立峰养老保险缴费凭证 如何打印缴纳社会保险凭证抢占光伏赛道,家电企业经营新体验股指交割日对股市的影响 股指期货推出一年以来对股票市场的影响江苏索普股吧 江苏索普化工厂怎么样模拟炒股器 如何进行模拟炒股?重庆最低工资标准 重庆最低工资是否包括五险一金买卖力道 股票中分时走势中的买卖力道,量比指标,筹码去向分别是什么意思,怎么看,有什么用?多头套期保值 计算期货的套期保值000777中核科技 请问000777,宜买进吗,2008/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