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爱至上 > 第三千一百四十四章 发毒誓
    “那你杀我啊!”云轻烟挺着脖子:“反正现在我斗不过你们,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不过我提起你一句,这个毒不会随着时间消失,如果没有解药,他们会一直这样动不了!你杀了我,大家一起玩完!”

    “……”贺寒熠没有动。

    郁少漠皱起眉:“我不会让云越承动你,现在告诉我们解药在哪里!”

    云轻烟知道现在对她是什么情况,说白了就是想活而已。

    “贺家家主,我不是三岁小孩,这种话你觉得我会信吗?”云轻烟眯起眼道。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郁少漠冰冷的眼神有些不耐烦,宁乔乔现在还人事不省,他没有耐心和云轻烟耗。

    “我要你发誓!”

    云轻烟看向郁少寒。

    “……”

    郁少寒皱起眉,眼神有些困惑。

    云轻烟紧紧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道:“我要你发誓,如果云越承动我,我出了什么事,云懿就不得好死!”

    “……”

    郁少寒眼里骤然闪过一抹杀气。

    云轻烟:“只要你发毒誓,那我就把解药告诉你们,要不然大家一起死!”

    解药是现在云轻烟唯一能用来做交换的东西,当然要确保她自己万无一失。

    “答应他!”

    云懿说道。

    云轻烟的话,她都听到了。

    “郁少寒,快点答应她!誓言这种东西根本不用放在心上,能有几个有用的?”

    云懿知道郁少寒不肯用她来发这种誓,可问题是现在他们除了同意云轻烟的要求,没有别的办法。

    “郁少寒,云轻烟只是想活下去,现在你们都没恢复体力,这里是云家,不知道家主还会做什么,光是云越承和司徒昭的人未必够,家主虽然跑了,可是她无法离开海岛,肯定还会再想办法解决你们。”

    云懿皱着眉道。

    郁少寒眯了眯眼,目光冰冷地盯着云轻烟:“好,我发誓,我不会让云越承伤害你,否则云懿不得好死。”

    云轻烟达到目的,也不废话,朝贺寒熠看去:“好!你过来,我告诉你解药放在哪里。”

    贺寒熠走过去,云轻烟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转过头朝郁少漠看去:“我去拿解药。”

    说完,贺寒熠快步朝大门外走去。

    一群人只能在大厅里等着。

    云轻烟摔在地上时手腕骨折了,自己给自己正了骨,也没离开,坐在地上看着郁少漠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奶奶要对你们下手?”

    郁少漠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直到现在,在场的人除了郁少寒和云越承,其他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如果不是有什么原因,奶奶不会做这种事情!”

    云轻烟皱着眉道。

    郁少寒朝他们看过来:“是因为……”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身影从外面闪身进来,是去取解药的贺寒熠回来了,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朝云轻烟看去:“是不是这个?”

    “是。”云轻烟点头。

    “家主,我先吃!”

    贺家一个保镖道。

    他们怕云轻烟撒谎,里面不是解药而是毒药。

    “不用,她没那个胆子撒谎!”郁少漠看向贺寒熠:“把药给我。”

    贺寒熠看了他一眼,走过去将一颗药丸倒出来,喂他吃下。

    所有人都盯着郁少漠。

    只见过了一会,郁少漠先是手臂动了动,接着皱着眉抬起手臂,将宁乔乔扶了扶:“解药没问题,给大家吃了。”

    贺寒熠立刻走过去将解药分发给大家。

    郁少漠将一颗解药喂给宁乔乔,过了一会,宁乔乔缓缓睁开眼,眼神一片茫然:“郁少漠……”

    “是我。”郁少漠大手握着她的肩,紧紧注视着她:“你感觉怎么样?”

    “好累,觉得好想睡觉,我……啊!”宁乔乔浑浑噩噩中忽然反应过来什么,顿时猛地睁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郁少漠:“我想起来了……我晕倒了,怎么回事,我们……这是怎么了?”

    她转头看向四周,发现大家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有些坐起来的貌似脸色也不太好,顿时满脸惊愕。

    她还记得他们准备要离开这里,其实郁少漠不想走,毕竟还没把云家整垮他不甘心,宁乔乔正在安慰他,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觉得头特别晕,然后就昏过去了。

    “我们这是在哪?这里是云家的大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宁乔乔紧紧皱着眉道。

    “是云家家主把我们迷晕了,别怕,现在已经没事了。”

    郁少漠道。

    “啊?”宁乔乔满脸错愕:“云家家主?她疯了吗?”

    郁少漠摇头,眼里闪过一抹杀气:“她不是疯了,她是想死了!”

    本来要不是郁少寒坚持要离开,他根本不想走,现在出了这件事,不把云家那老太太解决了,他不会离开云家。

    “……”

    宁乔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眼前这个情况,也知道事情有些严重。

    “去救云懿出来!”郁少寒吃了解药,缓解了药性,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要朝外面走。

    贺寒熠扶了他一把:“恐怕没那么容易。”

    “什么意思?”大家都朝他看去。

    贺寒熠:“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不少云家人都在朝这边赶,怕是来者不善。”

    因为着急回来救人,他没才理会那些人。

    “有人来了!”司徒昭看向大门外,俊脸有些冷峻。

    大家也纷纷朝门外看去,只见大门外一群人乌泱泱地朝他们走进来,每个人都是满身杀气,一看就知道是冲他们来的。

    所以回云家来的人,加上他们带回来的保镖,再加上云家本来的保镖,整个云家倾巢出动,乌泱泱的一大片人,最少也少四五百人。

    “他们要干什么?”

    宁乔乔皱着眉道。

    只见那群人走到大厅门外停下,也不进来,一名中年男子站在最前面,冷冷地盯着云越承,道:“云越承,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勾结外人背叛云家,你是活腻了吗?”

    “呵。”云越承被点名,冷笑了一声,滑动轮椅到前面,满脸讽刺地道:“我没有活腻,不过云桥,我看你是活傻了吧。”

    这个中年人是云轻烟的父亲,按辈分云越承应该叫他伯父,但是显然云越承眼里没有辈分。

    “你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果然是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你给我滚出来!现在你乖乖束手就擒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要不然……”

    云桥满脸威严地道。

    “哈哈,要不然你要把我怎么样?弄死我?噗,就凭你那个天天只知道睡女人的德行,你有这个本事?”

    云越承嘲讽地道。

    “你……”被云越承当众这样揭短,云桥顿时勃然大怒,脸上闪过一抹凶狠:“把云越承给我就地处死!”

    瞬间,外面那些保镖拿着家伙对准云越承。

    云越承的人立刻也上前,纷纷拿着家伙对准外面的人。

    “没想到你竟然也学会耍狠了,捡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好啊,那就试试看,我们谁先被处死!”

    云越承道。

    “爸爸,你在要干什么?你不能开枪!”云轻烟分开那些保镖走出来,皱着眉道:“你疯了吗?没看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要是伤到他们,云家怎么交代?”

    云越承死不死的无所谓,但是子弹不张眼睛,这么近的距离,万一伤到了司徒家或是贺家的人,都是一件麻烦事。

    “轻烟,你怎么还和他们在一起,马上给我过来!”

    云桥吼道。

    “过去?”云越承眼里闪过一抹诡异的光,忽然在轮椅上按了一下,只见一枚暗器从轮椅扶手上飞出,击中云轻烟的膝盖。

    “啊!”

    云轻烟没有防备,腿上一痛跪在地上。

    下一秒,云越承的轮椅飞快移动到她身边,一柄匕首横在她脖颈上!

    “轻烟!”

    云桥顿时脸色大变。

    其他云家的人也是如临大敌,毕竟在他们眼里,云轻烟就是下一任的家主。

    “小妹,你最好别乱动,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在你漂亮的脖子上割一条血口。”云越承阴恻恻的道。

    云轻烟深深吸了口气,眼神冷冷地盯着他,咬牙切齿地道:“郁少寒,你别忘了,你可是发过毒誓的!”

    云越承这个变态,说不定真的会在她脖子上来上一刀,云轻烟是在让贺家的人救她。

    “……”郁少寒皱起眉:“云越承!”

    云越承笑了一声,有些嘲弄地盯着云轻烟:“小妹,我才知道原来你这么怕死啊,着什么急,我这不是还没割你的脖子么。”

    “云越承,你马上放了我女儿,我还能留你一个全尸!要不然我让你司徒葬身之地!”

    云桥满脸怒容地道。

    “轻烟!我的轻烟!”唐萝从后面跑上来,看到这个场面顿时声音尖锐地骂道:“云越承,你这个死瘸子,你把我女儿放了!快放了!”

    云越承手里的刀差点就在云轻烟脖子上划了一刀,眼神狰狞地盯着唐萝:“好啊,让我放了她也不是不可以,那你先把自己捅死!”

    “什么?”唐萝顿时满脸不可思议。
德国DAX指数盘中涨幅扩大至1%网贷查 给网贷查了征信。他可以经常查吗。天安人寿 天安人寿是骗局吗?民泰银行 浙江商业银行与浙江民泰银行是不是一家的?动物蛋白 什么是动物蛋白?DADA 请问这个哪首英文歌曲?高潮部分是DADA DADADADA朱棣文小学 朱棣文和太仓是什么关系?邱永汉 问问!!!!阳光人寿 阳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怎么样?微盟(02013.HK)9月13日回购166万股,成本为19,962,000港元火炬电子 电容军品元器件产家天马股票 天马股票的最近价位还有上涨的空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