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开始还有传送节点,能节约一半路程时间,但到后面没有空间节点传送,只能瞬移飞行赶路,没有详细空间坐标,瞬移的位置路线,也不够准确。”

    “顾不得太多,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便遇到普通至尊境强者,也没有太大危险。”

    卓不凡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并没有告知他们自己要去死渊圣地,带上几壶酒,直接出发。

    传送节点被各大宗门掌握,卓不凡手中有一详细的地图,通过宗门传送阵,能够准确进行远时空移动,只需要付出足够的冥石便可。

    离开星空圣地疆域,附近最大的宗门为‘山海宗’,正好掌握着一处空间节点传送阵。

    两名界主,数十名界皇境强者站在山峦中的一大型阵法边缘巡逻,阵法占据十数公里,一根根晶玉石柱耸立,铭刻着古老符文,射出一束束白色光芒,编织成一幅玄妙阵法图案。

    虚空荡漾!

    撕开一条漆黑裂口,一名黑衣束发青年和一名魁梧壮汉,出现在这片天空。

    “山海宗的传送节点,这里是第一站,经过所有空间节点,还有一段路程只能靠自己飞行。”卓不凡喃喃自语,“雷山,走吧。”

    雷山没有回应,因为他没有灵魂和思维,只会听从卓不凡的命令。

    “谁敢闯我山海宗的地盘!”一道怒喝响起。

    嗖嗖嗖……巡逻四方的两名界主和十数名界皇立刻飞来,可众人突然愣在原地,感觉身体被禁锢无法动弹,元力和血液似乎都停止流淌。

    卓不凡随后一抛,扔出几枚冥石,带着雷山跨入了阵法,阵法引动磅礴元力,两人消失不见。

    待得两人离开后,这些定身空中的修行者仿佛恢复自由。

    “长老,刚才那两个人是谁,好恐怖的气息啊!”

    “是呀,太恐怖了……什么都没做,我们动都动不了。”

    “幸亏不是来杀我们的,还留下了冥石,应该只是想借用阵法传送而已。”

    一路上,卓不凡带着雷山不停进行瞬移,当最后在一名为‘大明皇朝’的传送节点瞬移后,两人出现在黑暗虚空,四周星辰点点,后方便没有了任何空间节点,必须瞬移或者飞行。

    卓不凡唤出血蟒号,和雷山登上血蟒号后,战舰化作一条血痕,撕裂黑暗虚空,快速前行。

    “按照张凡祖师给我的地图,大明皇朝是最后一处空间节点,后面的路程只能靠自己飞行,瞬移的话,掌握不到精准空间坐标,很容易产生偏差,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飞行是最稳妥的方式,只是速度慢点,按照我的速度,抵挡死渊圣地也需要一月时间。”

    卓不凡盘坐在静室里,心急如焚,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只希望龙儿能平安。”

    着急是没用实际用处的,而死渊圣地局面混乱,上古异种血脉崇拜柔弱强势的规则,杀戮远比其他疆域眼中,龙蛇混杂。

    不管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最重要。

    “谁也不能阻挡我拿到‘幻星泪’!”卓不凡咬着钢牙,眼中掠过一抹锋利之芒。

    呼啦!

    一件件宝物自空间戒指里飞出来,大量修炼肉身的奇珍异宝,其中还有一部分是从‘业炼身体’得到的宝物,还有一些,则是在藏宝阁内兑换的宝物。

    “这些宝物的价值,远远超过五亿冥石,足够我修炼第四层混沌魔神传承!”

    “修炼混沌魔神第二层,耗费了一亿冥石的宝物,第三则足足耗费了三亿冥石,这第四层则需要五亿冥石,第五层、第六层恐怕更多,甚至会超过十亿冥石。”

    “也对,我修炼的是混沌魔神传承,乃是魔神一脉最顶尖的传承,连血央至尊都心动,消耗的冥石自然更多。”

    卓不凡平复心情,多年的修行者经验,让他很快进入修炼状态,摒除一切杂念,混沌之力包括着诸多宝物,碾压溶解,暴力的吞噬修炼。

    肌肤浮现出一层火红纹路,脸颊、手臂、胸口都泛起红色光芒,整个人仿佛一团烧红的洛铁,正在不断接受捶打和淬炼。

    ……

    太乙宇宙,一颗低等文明宇宙,一座繁华城市街道,夜幕降临。

    徵君酒楼挂上打烊的牌子,后院内挂着几盏红红的灯笼,伙计们早早就入睡了,老板娘秦徵穿着一袭水云长裙,挽着发髻,插着一支木钗,端庄优雅,她摸了摸肚皮,笑了笑了,快步走入后花园。

    “郎君,这么晚还不歇息,让我来后院里陪你喝酒?”秦徵微微一笑,裣衽落座。

    “娘子整日打理酒楼的生日,幸苦了。”一白衣青年笑着说道,“我为娘子倒一杯酒。”

    “谢谢郎君。”秦徵端起酒杯,没有犹豫,喝了一口,轻轻擦拭唇角的酒渍。

    “能和郎君隐居在这里,开一间小酒楼,我已经很满足了。”秦徵笑容很甜。

    白衣青年道:“我自小没有父母,只有一位师傅收留我,但对我极为严格,动则鞭打惩罚,我努力修行,最后终于反出了师门,自成一派……”

    白衣青年讲诉着自己的以往的经历,“娘子,你我成亲多年,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真正的名字,我叫叶燛。”

    “叶燛。”秦徵喃喃自语。

    “我得到一部功法名为‘太上忘情’,唯有忘情,我才能和天道真正融合,不死不灭!”叶燛缓缓说道。

    “郎君,你还是放不下仇恨?”秦徵微微皱起秀眉。

    “嗯,忘不了,放不下!”叶燛站起身,“今后你一个人在酒楼里好好生活吧,忘了我!”

    正说着,院子上方黑暗虚空突然撕裂出一条裂缝,“道君,你太婆婆妈妈了,还是我替你动手吧。”

    话音一落,一缕迷蒙的灰色雾气陡然从裂缝中爆射而出,对准秦徵。

    “至尊,不要!”叶燛脸色顿变,手掌挥动,一掌挥击而去,却无法阻拦这一缕灰蒙蒙的流光,流光直接射中秦徵眉心。

    “道君,不要忘记你的身份,竟敢违抗我的命令,若不是你对我有用,我早杀了你。”虚空裂缝中传来冷怒的声音,随后虚空裂缝愈合,消失不见。

    秦徵嘴角流出一缕殷红的鲜血,脸色惨白,体内生机正在快速流失。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将制定金融支持碳达峰碳中和的指导意见钢铁企业上半年业绩密集型预盈机构有望逐步进入配置窗口玲珑轮胎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5亿元中国建设银行:张毅辞去首席财务官职务9月13日晚沪深上市公司重大事项公告谢尔特:公司在建工程主要包括鹿发矿山及隧道项目、年产65万吨新型肥料和40万吨土壤调理剂项目、零星项目合化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目前主营业务为医药中间体业务,不生产甲醇股市老滑头 股市老滑头是谁佣金代理 个人代理客户买卖股票,佣金如何算?中国证劵协会 中国证券业协会职能有哪些?国债市场 发行国债的重要原因是什么公交卡押金 天津公交卡押金可以退吗